机械情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机械情怀 > 正文
生产实习、口试与毕业设计
作者:西安交通大学机械学院 发表于:2013-01-17 21:45:12 浏览量:

 ——1952-56年交通大学教学改革回顾

机制22班 朱继洲

    1952年,经过3年的经济恢复,新中国国民经济得到根本好转,工业生产已经超过历史最高水平,高等院校进行了大规模的院系调整,和全面的教学改革。教学改革的目的是建立“社会主义性质的、由工人阶级思想领导的、完全适合正在逐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国家建设需要的新型的高等教育。”[1]这次教学改革的方针是“学习苏联先进教育经验并与中国实际情况相结合”。

    在20世纪50年代,为什么要以全面学习苏联作为国家的国策?这是因为建国伊始,我们还没有在全国范围内建设高等教育的经验;当时,美、英等帝国主义国家对新中国实行政治、经济、文化等全面封锁政策,我们无法借鉴其教学经验;苏联高等教育是社会主义性质,具有一定的先进性,已经取得了很大成效;而且,即将在1953年开始的第一个五年建设计划中,由苏联援建的156项重点建设项目所急需的各类专门人才,也需以苏联教育模式来培养。要改革旧中国遗留下来的高等教育,就必须以全面学习苏联教学经验为国策了。

    在上述全面学习苏联方针指导下,交通大学与全国高校一样,在高等教育部的领导下,照搬了苏联高等教育的一整套内容:从设置专业、制订统一的教学计划和教学大纲,按专业方向、统一规格培养人才,到采用苏联教材、教法,全国高校(除外语学院和外语系)公共外语一律取消英语课,改学俄语,改革各种考查、考试制度,直到建立基层教学组织——教研室。

    我是1952年通过国家统一考试进入交通大学的,1956年7月毕业留校,1958年随学校西迁至今,入学已整整60年。从1952至1956年,我们经历了全面学习苏联教育经验、建立新教学体制的全过程,抚今追昔、以史为鉴,对这段历史进行回顾与分思,无疑是有意义的。

学习苏联教育经验,改革原有高等教育

    1952年起,交通大学改变原来只设学科,不设专业的做法,参照苏联高等教育目录,按工艺、装备、产品以及行业等设置了机械制造系、动力机械制造系、运输起重机械系、电工器材制造系、电力工程系、电信工程系及造船工程系等7个系,下设27个本科专业,15个专修科。“专业”是苏联高等教育专用名词,比原来的“系科”业务范围窄,反映了培养人才的规格,与国民经济建设的需要“对口”。如原来交通大学的机械系,学习苏联后调整为机械制造系、动力机械制造系,和运输起重机械制造系等三个系,而机械制造系下又分设:机械制造工艺、金属切削机床及其工具、金属压力加工及其设备、金相热处理及其车间设备、铸造机械及铸造工艺、金工、铸工、热处理金工工具等9个专业。动力机械制造系分设汽车制造、内燃机制造、涡轮机制造、锅炉制造、蒸汽动力机械等5个专业。各专业均仿效苏联,制订了统一的教学计划,以保证培养具有一定质量规格的合格人才。高等教育部规定我国高等学校以苏联教学计划为蓝本,将其五年的教学内容和安排,精简和压缩在四年内。要在4年内完成5年得学习内容,多数高校试行了午前六节课一贯制,就是说学生吃过早饭后,要一口气上六节课,到12:50才能吃午饭;下午一般安排实验课。每周学习高达50多学时。教学中,摒弃以前用的英美教材,大量采用苏联的教材,如1952年入学的我们那一届,高等数学采用的是别尔曼特的《数学解析教程》,伏龙科夫的《理论力学》,别辽耶夫的《材料力学》。刚刚经过思想改造的教师们以很高热情,用速成法学习俄语,有的教材是边译边教,上课时边发“传单”,译好一部分发一部分。课程学习强调由课前预习、课堂讲授、辅导课、习题课、答疑/质疑等环节组成,课程结束须进行口试。

    到了1953年,按照苏联的教学计划进行教学的各种矛盾问题开始暴露:各课程总学时过多、每周周学时数过高,学生既要预习,听了课又要做习题,为了赶上教学进度,学生不得不开早车、开夜车,挤占课外活动时间和星期天。特别是各班级的调干生(由于1952年全国应届高中毕业学生仅有3.7万人,少于计划录取大学生数5万人,国家决定从部队及机关抽调大批青年干部,进行补习后考入的学生)学习困难很大,学生学习负担过重,影响了学生的身体健康。再加上照搬苏联的作息时间,实行上午六节一贯制,多数学生不能适应,特别是中国学生早餐简单、以稀饭、馒头为主,不耐饥,不像外国学生的早餐是黄油、面包加鸡蛋;还有少数爱睡懒觉的同学,不吃早餐直接去上课,大多数学生到了第四节课时就饿了,肚子咕咕叫,不能集中精力听课,到了上午后两节,饿得昏昏沉沉,教学效果很差。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学校决定每天上午第三节课下课后,全体同学在大操场做完广播操后,给每个学生发一个热气腾腾的2两的馒头。

    1955年4月,高等教育部召开了全国高等工业学校、综合大学校院长会议,讨论了减轻学生负担、保证教学质量、贯彻培养全面发展人才方针的问题。同年5月,国务院召开全国文教工作会议,决定高等工业学校的学制由四年改为五年,交大决定1954年入学学生开始,延长一年毕业。要控制总学时,解决学生负担过重问题,本科生一年级周学时控制在54学时之内,要大力贯彻“学少一点、学好一点”的原则。因此,交通大学在1958年就没有本科生毕业,1954年在上海入学的学生,都是在1958年随校迁到西安后,在西安毕业的。

    五十多年过去了,回顾当年全面学习苏联,改革旧高等教育,目标是为国家建设培养急需人才。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时,我国还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工业水平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同时也落后于许多发展中国家。记得毛泽东主席对此有过一段形象的描述:“现在我们能造什么?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壶茶碗,能种粮食还能磨成面粉,还能造纸,但是一辆汽车、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拖拉机都不能造。”因此“一五”计划的重点是优先发展重工业。高等教育必须重视加强基础理论与实践性教学环节。提高人才培养质量,以满足第一个五年计划的需要,也为之后的经济和科技发展打下了基础。存在的问题主要是全盘照搬苏联,忽视结合我国实际,专业分得过细、专业面过窄,造成理工分家的弊端。要求过高过急,学生负担过重,强调人才的专业对口,而适应性较差。

    我们应该认识到,苏联高等教育有其一定的先进性,表现在培养目标明确,办学有计划,专业设置、教学计划、教学大纲;教材有较高的思想性与科学性;健全了基层教学组织和教学法研究的教学制度;特别是强调理论与实践,教学与生产劳动的结合,把生产实习三次纳入本科四年制教学计划,有严格的考查、考试制度,毕业设计(论文)要求明确。这些教学改革措施和老交大的“起点高、基础厚,要求严,重实践”的优良办学传统有一致性,也有一定的促进作用。其中有些做法,如重视毕业设计(论文)的质量,在改革开放新时期的教学改革中,仍然在发挥相当大的作用。

四年下厂实习三次,理论联系实际、体察国家巨变

    在本科四年的学习中,要进行三次实习,即认识实习、生产实习和毕业实习。认识实习安排在第二学年末,它的目的是选择与专业对口的工厂,让学生以工人的身份,熟悉其所学专业生产的全过程,为三年级的专业基础课程的学习打好基础,一般安排二周时间。

    生产实习安排在第三学年末,要求学生以技术员的身份,到对口专业工厂的车间的各个工段,了解车间主要产品的工艺过程、产品生产过程中的主要技术问题,为四年级专业课程的学习打好基础,一般需三周时间。

    毕业实习是为学生做好毕业设计做准备的,安排在第四学年第8学期初进行,这时教师已为各个学生选定了毕业设计题目,在做毕业设计开始之前,到对口工厂,以工段长或车间主任身份,掌握与收集有关毕业设计所需资料,包括主要零部件的生产标准、工艺过程卡片的制订,生产、装配过程中遇到问题如何解决等。毕业实习一般需4—6周时间,搞好毕业实习对是否能顺利完成接下来的为时16周的毕业设计至关重要。

    为了培养适应新中国工业建设需要的千百万合格人才,国家有关部门对工科学生的生产实习特别重视。国务院要求各工业部门、各工矿企业对学生实习从业务上、生活上给以大力支持,铁道部对学生实习队购买的来回车票以半价优待,学校专门成立了生产实习科,根据各系、专业的生产实习计划协助做好业务联系、生活接待等各方面的工作。

    系、教研室每年都把安排好学生的实习作为重要工作。尽可能在全国范围内,选择大型、现代化工矿企业作为实习基地,让学生在学习先进技术和业务知识的同时,也能接受工人阶级的熏陶与冼礼。实习基地的选择、实习队的划分,需根据各次实习任务来确定。以机械制造工艺与设备专业为例,我所在的机制22班,1953年二年级,整个小班在无锡柴油机厂进行认识实习,这个工厂是专业生产车用和船用大功率柴油机的,在两周时间内,我们参观了柴油机箱体毛坯的铸造、主要零部件的锻造、焊接生产过程,参观了机加工车间的车、钳、刨、磨、铣、镗的加工,看到了活塞、曲轴、连杆、汽缸等怎样从毛坯变成了成品,最后,在总装车间,看到了一台台装配好的柴油机,真正感受到了工业的重要,工人阶级有力量。

    1954年夏天,在三年级学完了机械原理、机械零件设计等课程,做过了《齿轮箱》课程设计后,我们来到沈阳自动化车床厂进行生产实习。这是由苏联援建、专门生产工作母机—苏式1A62自动化车床的工厂,生产图纸全部来自前苏联。自动化车床为当时新中国机械制造工业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通过实习,知道了《齿轮箱》在自动车床中的重要作用。

    当时,从上海去沈阳还没有直达火车,要在天津中转,校生产实习科专门派一位蒋杏根师傅在天津负责接送,先安排我们到天津市党校住宿一晚 由于实习队学生都是自带铺盖,大家就在党校礼堂里席地而卧,第二天,再转车去沈阳。

    到了第四学年,教研室先为每个学生确定好毕业设计题目,根据毕业设计题目组织实习队,这样,每个实习队的人数就少了。我的毕业设计题目是:“年产500万套滚针轴承车间的设计”,滚针轴承是汽车万向接头上用的,而当时,我们国家还不能生产汽车,可见所选题目的先进性,我们题目相同性质的6位学生组成一个实习队,被安排到哈尔滨滚动轴承厂去做为期6周的毕业实习。1956年2月,春节刚过,我们就在指导老师的带领下,奔赴哈尔滨。这时是哈尔滨最冷季节,道路积雪,实习队借住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学生宿舍,每天早上,每个同学穿上学校生产实习科借给的棉大衣,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挤上去瓦房店哈尔滨轴承厂的有轨电车(须乘40分钟)上班,那时,工厂食堂的主食以高粱米为主,冬季的蔬菜品种很少,经常吃的是“木须肉”,“烩菜”。外面冰天冻地,学生宿舍里却十分暖和,宿舍门口,每晚有农民出售鲜牛奶,只须7分钱一杯。

     6周的实习,内容都非常充实,先有全厂介绍、各有关科室技术报告,到各车间参观后,就要以技术员的身份,开始周密地收集做好毕业设计所需的资料,熟悉与抄写产品的主要工艺流程,记录各个零部件的工艺卡片,了解主要设备的技术数据。当时没有复印机,全凭手抄手写,记实习日记、整理实习资料,6周下来,已经是满满的几本了。

    当时,哈尔滨市还有几个前苏联援建的大工程,如:哈尔滨工具量具厂、哈尔滨亚麻厂。漂亮全新的厂房与厂区,使我们看到了“社会主义式”的新工厂。1956年4月8日,是交通大学建校60周年纪念日,当时在哈尔滨实习的几个实习队联合举行了交通大学建校60周年庆祝晚会,就在哈尔滨工具量具厂食堂举行,到会的校友与几个实习队的师生共有一百多人参加了活动。

    实习期间的业余生活也是丰富多彩的,我们住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可以借冰鞋到操场上去溜冰,每天晚上,操场上只要浇上薄薄一层水,第二天就成为天然的溜冰场。周日,可以去松花江坐高台滑冰,到太阳岛上欣赏日出,看冰上钓鱼;还冒着零下几十度的低温,去哈尔滨秋林公司买冰棍吃,吃到肚子里是冰凉的,嘴上冒出来的汽却是暖烘烘的。

    在旅途上,老师还尽量组织我们参观国家重大工程项目。1956年,我们特地在长春下车,去参观正在建设中的长春第一汽车厂。规模宏大的锻压车间,巨大的压制设备,大批生产的解放牌大卡车,新中国欣欣向荣地发展,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身经百战”,门门课程要“面对面”口试

    在全面学习苏联高等教育改革经验中,四学年学习理论课程约50门,每学期只有少数课程是进行考查的,考查课程成绩按通过与不通过计;多数主要课程必须进行考试,前苏联教学计划规定,考试须用口试方式,成绩按五级计分制,即:优、良、中、及格,与不及格五档,也可简化为5分、4分、3分、2分,和1分。

    考试用口试方式,这个新做法学生没有经历过,老师也没有经验。1952年下半年,全校作了充分的准备。记得我们班第一门口试的课程是《高等数学》,宣布的考试办法是,学生按排定时间进入考场,先在辅导老师处抽一张试题,每张试题有大、中、小三个题目,给45分钟的答题准备时间。然后,学生向主考老师陈述自己的答案,主考教师根据学生回答情况,加以提问。如果发觉学生的回答中有概念不清楚,或模糊的地方,老师就会抓住不放,问个水落石出。有时,老师感到学生对试题回答是基本准确的,已经够上“良”水平,但是,难以确定是否要给“优”时,也会再出一道加试题,加试题必须是在课程范围内的。如果,学生对加试题回答准确,老师满意,那么拿到“优”就无疑了。

    为了做到公平、公正,学生口试名单的排定采用“抓阄”办法。为了取得经验,还规定,第一天先安排3名学生作试点,由学生自愿报名参加,试点学生如果对老师给出成绩不满意,可以申请重考。

    口试正式开始后,大家都会兴致勃勃地问前面已考过的同学,“你考的是什么题?”比较下来,每个同学考题的难易程度相差无几,而考题的范围,则基本上覆盖了课程的全部内容。要想用“押题”,“猜题”办法过关,在口试中是毫无用处的。只有认真复习课程的全部内容,胸有成竹地陈述答案,从容不迫地应对老师的提问,才是能否取得好成绩的关键。从一年级到四年级,要身经几十门课程的口试,大家倒习以为常了,认为课程口试方法与传统的笔试相比,有其独到之处。要求学生必须全面复习课程的全部内容,教师与学生作面对面的交流,学生对问题的回答不能含糊其辞。可以杜绝考场上的作弊现象,能真正做到公平、公正。毕业后,等到自己留校做了教师,才体会到为搞好口试,需要教师付出巨大劳动。首先,教师要出好试题,试题必须保证有一定的数量,以不至于重复出现。又要保证每份试卷的难易程度相同,实际上就是建立一个题库。其次在上海,考试日期不是在7月最热天,就是在1月的最冷天。一门课程的口试,一个小班30位学生,就需要约3天的时间。每次口试,教师都极为辛苦。尽管学校后勤部门作了很大努力,冬天在考试室里放了火盆,夏天在考试室里放了大冰块(20世纪50年代没有空调设备)。而一天下来,教师要聚精会神地听取学生的陈述,还要提出针对性问题,无异于是经受“轮番轰炸”,身体差的老师是绝对受不了的。

取得“工程师”称号

    在第8学期6周毕业实习结束返校,就开始了为期16周的毕业设计。毕业设计是本科生四年培养中最为重要的环节,它要求学生能综合运用四年中学到的基础理论、专业基础知识,和专业知识,完成一项工程项目的设计、计算,或工程实际技术问题的解决,培养学生应用理论知识解决工程实际问题的能力。

    对机械制造工艺与设备专业学生来说,根据具体的设计任务,如果是产品设计类的,需要制订出切实可行的工艺流程,完成生产工段(车间)的设计,写出字数不少于30000字毕业论文,绘制出包括产品总装图(或车间设计图)A0图纸1张,主要部件A1图纸2张,零件制造工艺A2图纸4张,这些图纸必须用宋体字写出工艺技术要求、标注公差,图纸都是用手绘,要上墨线。答辩时,这些图纸均需张贴起来,占答辩成绩的一部分。由于对图纸的要求高、工作量大,又需上墨线,有时一张图纸已接近完成,稍有不慎掉了几个墨迹、黑点,就得报废重画。

    按照规定,毕业设计的答辩程序极为隆重,各专业需专门成立国家考试委员会,由5至7人组成,其中须邀请专业相关生产部门(研究设计院、工矿企业)的专家、总工2至3人,名单须报经学校校长批准。一个专业小班的答辩往往需3—4天,每天答辩结束,国家考试委员会举行委员会议,当天向学生宣布成绩,成绩合格者,即代表国家授予工程师的称号。我的毕业设计“年产500万套滚针轴承车间的设计”得到了“优”,获得了工程师的光荣称号。

    组织国家考试委员会的做法,只在1956年、1957年两届实行,以后即取消了。

    作者简介:西安交通大学核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1956年7月毕业于交通大学机械制造系,留校工作。1958年9月随学校从上海内迁西安,调入工程物理系,随即去清华大学进修1年,1959年9月回校后参与核反应堆工程新专业(现核工程与核技术系)的创建与建设。2002年12月退休。现任国家环境保护部核安全与环境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广东核电集团核电学院特聘教授。西安交通大学教育质量专家督导组成员。1993年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稿件摘自西安交通大学校友之声2012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