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情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机械情怀 > 正文
我的回忆
作者:西安交通大学机械学院 发表于:2013-01-17 21:51:12 浏览量:

宋寿衔

    值此机械科百年庆典,甚感欣喜。机械科是交通大学最早的学科之一,清末的学校都是私塾,讲的内容都是八股文,南洋公学的创始人想用机器来代替八股文,培养救国的人才,实际上这样的想法就很有创新性。他们把清朝的、民国的、腐朽的八股文的东西去掉,引进科学。

教研室回忆

    当时的科学确实以机器为主,以机械为主,所以学校成立不久之后就有了机械科。我是1952年到交通大学,那时候徐家汇校区里的飞机都还在,后来都分了出去。那时制图是比较重要的学科,我刚到交大的时候,教研室里只有我一个党员,我不是高等学校本科毕业的,而是专科毕业,但当时需要就把我派到那里去了。

    那时候有很多老先生,也有很多新教师,除了专业确实与制图不相关的,一般都是先到制图教研室。六七十人一个大教研室,这里面有两部分人,一部分人就是以后专门搞制图的,另一部分人是以后要调出去的,制图作为一个打基础的课程,作为一个教授,你要先了解制图这门课程作为基础,然后调出去。迁校后,教研室里在西安的教师里,我算是年纪大的,但中间还调出去过,所以教研室的情况我既了解又不太了解。但是我可以讲,我们教研室有几个特点:一个特点是,教研室有很多创新,比如机械类和动力类的结合,动力科是要学习机械制图的,那个时候的机械硕士,就是我们教研室开创的,在以往工程制图和机械制图的基础上进行创新,形成一门课程,后来全国高校都根据我们的作法进行,这是第一个创新;第二个创新是在教材方面的创新,编写的教材是全国第一届高等学校优秀教材,获得国家教委一等奖,这个教材到现在已经是第五版了,还在出版使用;第三个创新是教学方式的创新,教研室的教师到各个电视台去教机械制图,进行科研普及,这是非常好的方式,中国制造要变成中国创造,就需要普及。教研室的老师们还进行了计算机制图的创新,有了这个新的方向,一些老师专门到美国去学,当时美国的专家也到西安交大来过。当时卢振荣老师接待美国专家,还有个故事,吃饭的时候有道菜叫菊花鱼,菜名翻译不出来,当时一位老师马上翻译出来了:chrysanthemum fish,菊花是一个比较生僻的词,他马上就能翻译出来。教研室有了创新的传统,一代代传了下来。

    最近看了一篇文章,讲我们是不忘昨天、今天,不忘明天。在我看来,学科发展最好订一个发展的计划,机构都要改革创新,这样才能够在原有基础上进一步发展。要懂得发展,时代是发展的时代,我们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已经用不着争辨了,大家都普遍承认的,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怎么发展,十八大也有科学发展观,我们都要发展。我们交大本来就是不断发展的。我小的时候(在南方)只知道交大,不知道有清华北大,那时候找工作,没办法找到,听说交大毕业出来的同学前途很好,只要是交大毕业的,无论如何都会安排一个工作,那个时候是以民生为主的,所以对交大印象很深。以前是三足鼎立:清华、北大、交大三足鼎立,我心里希望,经过百年庆典之后我们要变成这样一种情况:要么还是三足鼎立,要么我们要超过他们,要有这样的勇气,这个是梦想,我们要有这个梦想。

西迁回忆

    西迁过来那段时间,在我看来是黄金时间,是真真实实搞教育、抓紧教育的时期。那个时候彭康校长要听课,代校长也听课,教务长也听课,听课认真到学生上课为什么睡觉也要问。有一次有个学生上课睡觉,彭康校长亲自询问,了解到这个学生是个好学生,但是开夜车开的太晚,然后就告诉他,你开夜车是好的,但是你要听听老师上课的教育,这可能比你自己学要快一点,当然自己还是要独立学习的。第二个方面就是发展党员,要是学习不好是不要的,我们的彭康校长有这个眼光,他不光是个教育家,他还是个革命家,所以西安交大曾经是在1200大教室上政治课,并且以共产党宣言为中心的政治课。89年的时候,有全盘西化的思潮,那个时候政治教育就起作用了,我们不去示威,不去游行,我们不去要求全盘西化,那些都是骗人的。邓小平同志创造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两个基本点,我们都拥护。所以彭康校长不光是个教育家,他还是革命家、政治家,很早就有这样的觉悟,他明确告诉我们,一个国家创造不出共产主义,实际上他那个时候是抵制马上成为共产主义的,这是一个眼光。还有一个眼光是咱们学校绿化好,注意环境,不讲持续发展是不行的,培养人才不只是智,要德智体全面发展。还有个笑话,文化革命的时候可以随便进校园,有些人来玩他们不去兴庆宫,他们来交大,因为交大比兴庆公园好,比他们绿化的好,樱花盛开,这是因为我们看的远。

交大的特点与寄语

    西安交大是一个有特点的学校,我认为一个特点是教育抓得紧,教育部把我们作为重点,当时我们是试点,教育怎么抓,不是清华北大,而是交大,这说明交大就是以教育为主。第二个是政治思想教育突出,是革命的、不是一般的教育,一般的教育只是培养人,将来这批人要成为栋梁的,所以这批人要有共产主义的头脑,要有革命精神,这样培养出的人才有用,否则培养出来就没有用。第三是绿化,是从我们来了之后,西安才推进绿化。我们有些干部,有些教师,他们是追求真理的,比如反对个人迷信,在文化革命之前,能有这样的观点不容易,是坚持马列主义的,实际上他们这些人不光是为教育,更是为我们革命事业的前途。关于工程教研室,我的看法是这样的,有一部分人要把基础打的比较好,去搞机械制图,也有一部分人是可以通过机械制图到其他的教研室去,这个都是为了国家,为了教育,不是为了别的,为国家振兴而做,这个学院里面可以考虑考虑。

(张庆、王晶记录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