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情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机械情怀 > 正文
难忘的岁月
作者:西安交通大学机械学院 发表于:2013-01-17 22:10:08 浏览量:

机制31班.林茂.张发明.杨雄飞

    翻开记忆的画册,拂去岁月的风尘。我的思绪又回到了四十多年前的环境优美的西安交大校园里,回到了当年的机械制造系机制31班(1963年入校)。五年的学校生活,别样的精彩,一样的斑斓。尽管我已经接近古稀之年,但当年的种种美好情景:教授老师们的亲切慈祥的面容;同学间的嬉笑耍闹;美丽庄重的图书馆;二食堂上海风味的“狮子头”,和那种一两一个的小馒头;还有在学生浴池门前排着队焦急的等待……;一村;二村;三村……;母校当年所发生的一切,都一幕幕展现在我的眼前。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因为我的母校是历史悠久,人才辈出的国内名牌大学(在世界上也是响当当的),所以从入学那一刻起,我们就倍感骄傲和自豪,五年里我们每一个学生都沐浴在充满激励的环境之中。

    西安交大的师资力量雄厚,校、系领导多是资深的专家、学者和老革命组成,我们尊敬的老校长彭康就是哲学家,教育家,也是老革命(极为遗憾地冤死在文革初年);副校长张鸿教授是著名的数学家;动力系主任陈大燮教授是“锅炉王”;电机系主任钟兆琳教授是“电机王”(我国1923年的第一台电机,就出自钟老师之手);我们机械系主任周惠久教授是“强度王”(他的“多次冲击”理论,轰动了全国,震动了世界)……。生活在这样一个氛围里,我们怎能不发愤学习,立志成才?!

    我们敬爱的老师严谨的治学态度让我永远铭记在心。大二时,在我绘制的零件图中,注错了一个尺寸公差的一位小数点,被任课老师高镇阅出,扣了好几分,当时我的心里很有怨气。周日,高老师邀请了我们几位同学去一村他家做客。席间,高老师曾认真地对我们说,“图纸是工程界的语言,是机器制造业的灵魂,图形,尺寸,技术要求,绝对不允许出半点差错,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老师的淳淳教导,不但削平了我心中的那点儿怨气,而且也使我们对“千里之堤溃于一隙”有了更深层面的理解。

    我们老师追求真理的人格在我们同学的心里永不泯灭。大三时,我们的机械原理课程是高教部的教改试点。教材内容变动大,来虔教授编写的教材,少而精,大大提高了同学们的学习效率。许多内容都是“真刀真枪”,来自生产第一线。期末考试,由任课老师来虔命题。当出到最后一道九小分的题目时,遇到了一点儿小麻烦,发现该题的解不唯一,但时间已经过了凌晨两点,第二天一早就要考试,一时半会儿不好改了。时间不容耽搁,只好交付印刷。可是在考试中,我们班的楚伯义同学,不仅答对了整篇试卷,而且指出了那个九小分的题目出现解答不唯一的原因。来老师给楚伯义同学批了105分,并肯定了该同学的分析。同时也给大家讲了命题那天晚上的小插曲。来老师追求真理的人格,深深地烙在了我们每个同学的心里。

    我们的老师还十分关心同学们的生活冷暖。一次期末,我们在自修室里复习迎考。理论力学老师陆家训来教室答疑,当他发现教室里的炉子灭了时,就不声不响地为我们生炉子。炉子点着了,同学们的心里都暖洋洋的。
    记忆像轻轻的风,细细的雨,一幕幕展现在我的眼前:高等数学老师胡清徽讲课时那清脆的嗓音;外语老师谷秀春那地道的俄罗斯音;材料力学老师楼志文在黑板上对简支梁受力的认真分析;夹具老师屈梁生那准确而漂亮的版图;马列主义老师朱楚珠对资本积累的八条举例;体育老师马立达在演示跳高时,那麻利的过杆动作;机械系总支书记程润田老师周六到21宿舍与同学们一起打扫卫生;总务长任梦林老师到二食堂来征求办灶的建议……等等,不胜枚举,让我终生难忘。

    我们交大的学生在德高望重老师们高尚情操的熏陶下,刻苦学习,注重体育锻炼,团结友爱,爱国爱校的优良传统,得以发扬光大。这种传统在西安,在全国都是出了名的。

    我们机制31班的同学们也不例外,一个个也都是好样的。

    你看,每天早上,在田径场、在21#宿舍楼前的运动器械边,这些最繁忙的地方都有机制31班同学的身影。我们有的跑步、有的炼单、双杠、有的举杠铃……。大家的口号是:“锻炼身体,争取为祖国工作50年”(现在我可以自豪地说,我做到了!我虽年逾古稀,已退休多年,但我仍然在带课,为祖国的后备人才的培养,辛勤地耕耘着)。

    每年春天,当图书馆东、西两侧的樱花盛开时,全西安的人都会来赏花。但你可知道,这些樱花树下的绿草坪,是当年我们机制31班全体同学亲手栽植!我真为这些绿草坪自豪!一百年校庆时,我看见它们茁壮生长的“后代”,还向我招手问好呢,别提心里有多高兴!

    许多人可能还不知道,咸宁西路,我们校门到和平门段两旁的参天法国梧桐树,就是当年我们师生所栽。在南侧由和平门向东第8至11棵就是我们机制31班的杰作。算起来,这些可爱的法国梧桐已默默的为西安人民奉献了50年。

    记得是一个夏季的晚上,突然狂风大作。从梦中惊醒的我们机制31班的同学第一时间是在我们的班支部书记林增河同学的带领下顶着狂风跑向我们的教学楼——机械楼,为减少公物的损失而关闭门窗,尽管我们少睡了,跑累了,但我们的脸上都挂着幸福的微笑。

    有一次,在金工厂实习。来成同学在C615机床上加工一根轴类零件,由于机床本身的振动,零件的表面粗糙度总是达不到要求。为此,正源同学用身体抵住床身,减少了振动,让来成同学加工出了合格的产品。这是一件我们机制31班的同学团结互助的有力佐证,为此,金工教研室的孙老师还表扬了正源同学。

    还有一件我记得十分清楚而有趣的事是我们的“恶作剧”,我们班有一位回族同学,大家都知道回族人吃饭是有禁忌的。玉仁同学特有才,班里数他的点子多。有一天半夜里,我们好几个同学掂着垒球棒子巡逻护校,加餐时吃大油蛋炒饭,玉仁同学就骗他,说是清油炒的,你就放心吃吧。当时他倒是很听玉仁的话。直到他吃完了,我们才告诉他是大油的,急得他又是漱口刷牙,又是捶胸顿足的,忙得不亦乐乎。而我们几个在一旁却笑弯了腰。也亏得那位同学的脾气好。

    我们机制31班的同学是团结的,我们西安交大的同学也是团结的。文革初期,全国各地都在“造反”。天津大学的“813红卫兵”来我校“串联”。他们说,图书馆前的两个大理石雕塑是“封资修”作品,并用绳子拴在雕塑的头部,准备放倒。关键时刻,交大广播台向全校红卫兵发出求救。顿时,两千多交大红卫兵聚集在图书馆前,与他们展开了激烈的辩论,最后把他们赶出了校门。交大这块圣土,怎容得几个“小毛贼”来践踏!之后,我们又与革委会一起,给两个雕塑罩了个大罩子,外边刷上毛主席语录。两个雕塑才得以保存至今。

    我们经历了交大这个大熔炉的历炼,一年又一年、一届又一届,百年交大的毕业生恰似满天繁星,每一颗都晶莹璀璨,每一颗都博大精彩。这就是永远的交大。

    苏格拉底曾经说过一句话;“我们与世界相遇,我们与世界相蚀,我们必不辱使命”。在1209年成立的剑桥大学里,被视为校训。是的,一个人的一生是短暂的,脆弱的,但一所大学却可以帮助我们去完成认识世界,探求自身的全部征程。我们寻求知识,敬畏科学,追求真理,就是为了人类的进步,社会的发展。这难道不正是交大的灵魂所在吗?
 

 201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