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情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机械情怀 > 正文
峥嵘岁月红旗飘
作者:西安交通大学机械学院 发表于:2013-01-17 22:11:57 浏览量:

——回忆参加核事业的岁月

乔宗亮

    自当我记事起,耳闻目睹的,几乎都是令人心寒的事:日本的装甲车隆隆开进上海市区,老百姓饿了要靠变质的玉米面充饥……日本投降后,美国又派兵帮国民党打内战,黄浦江里美国军舰虎视眈眈,马路上美军的吉普车横冲直撞,加上国民党政府腐败无能,民不聊生…… 其实解放前的中国近代史,就是一部被贫穷困扰,饱受欺凌和屈辱的历史,我所看到的只是其中的一个很小的片段。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人民不断起来抗争,一九二一年中国共产党的成立,有如在漫漫黑夜里点亮一支火炬,使中国人民有了前进的方向。中国共产党人以“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的气慨,带领中国人民长期浴血奋战,艰苦奋斗,终于用无数革命志士的生命和鲜血,换来了一个人民的共和国。为什么中国人民一代又一代地纵情歌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就是因为这歌声承载着一段永不磨灭的光辉历史,抒发着心中无法忘怀之情。

    2011年,2012年连续在央视一套热播的电视剧“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生动地反映了核工业创业阶段成功研制“两弹一星”的感人事绩,深深地吸引我满怀激情地看完每一集。由于我有过一段在中国核科学技术发祥地进修、工作的经历,对剧中演绎的“两弹一星“精神倍感真切。

    1958年在前苏联的援助下,401所(中国原子能研究院前身)建成了一堆(核反应堆)一器(回旋加速器),标志着我国步入核能利用的时代。是年10月,我有幸被学校送往该所12室(反应堆研究室)进修、工作两年多。那时,我总感到身边的人都有一种为国分忧的使命感。以后形成的“以身许国,敢为人先,严谨求实”的四O一精神或许就源于此。

    为便于保密,401所建在远离北京的房山县良乡,它孤零零地座落在大山脚下。住宿区的生活设施非常简单,且与研究所相距甚远,大多数人要靠步行上、下班,就连被誉为“中国居里夫人”的何泽慧院士也只能以自行车代步。尽管401所当时的工作条件艰苦,生活不便,却还引来一批科技精英,其中有海外归来的一流专家,有从前苏联学成回国的留学生,有从清华、北大等名校分来的大学生,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有经验的技术人员和熟练工人。他们心系祖国,艰苦奋斗,以老带新,勇攀科学高峰,为中国的原子弹、氢弹和核潜艇的攻关作出历史性贡献。在这支精英团队中,不仅出现了像钱三强、彭桓武、朱光亚那样的彪炳史册的“两弹一星”元勋,而且还出现了一批为“两弹一艇”事业做出突出成绩的核专家。其中彭士禄与刘允斌给我留下比较深刻的印象。

    1958年我刚到12室进修、工作时,彭士禄负责室内年轻大学生及外来进修人员的培训工作。他是革命先烈彭湃的长子,在延安长大,后来在前苏联留学期间,按陈赓大将的指示改学了核反应堆专业,是401所为数不多的科班出身的专业人才。彭士禄当年三十岁左右,衣着朴素,待人热情,就像是我们的老大哥。他不仅关心我们的工作和学习,还系统地为我们讲授、辅导核反应堆相关专业课程。我和彭士禄同在一个党小组活动期间,他曾给我看一张毛主席、周总理坐在他祖母两旁的合影,主席和总理怀念牺牲战友的深情让我感动。在我回校工作以后,彭士禄担任了中国第一艘核潜艇的总设计师,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还曾任水电部副部长,负责抓广东大亚湾核电站的建设,此间,学校曾派一位副校长和我一起去找彭士禄, 得到他热情的支持.

    上世纪的五六十年代,刘允斌也在401工作。因他是核化学专家,与我不在同一个研究室,不过,中午去大食堂用餐会常见到,但引起我注意是在有人指认他是刘少奇长子之后。刘允斌当时30岁出头,衣着不怎么讲究,长得很像刘少奇。后来听401所里了解他的人说起,他1939年就从延安出发去苏联,18年后才正式回到祖国。为了能尽快工作,一回国他就拿着父亲的亲笔信去二机部报到,被安排到401所,负责核化学研究室工作。刘允斌性格开朗,工作得法,很快就与室里年轻的大学生打成一片,工作时他带头攻关,休息时与年轻人下棋、打扑克。为尽快提高年轻人业务水平,他组织大家轮流讲课,探讨学术问题。在原子弹爆炸需用的核燃料处于试验阶段,他曾为技术攻关做了许多重要工作。可惜在文化大革命中,因受父亲刘少奇冤案牵连,被迫害致死,年仅43岁。据说刘允斌1964年听到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的喜讯时,不禁泪流满面。当年他放弃国外的优越生活,离妻别子毅然回国,后又因中苏关系恶化,无奈中断了那一段跨国婚姻,把自己的全部才智和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正是为了看到祖国强盛的这一天。

    我于退休前十年在机械学院回转中心工作,与学生在一起时,也曾谈起这段经历,,他们都为之感动. 深怀敬意.

——本文刊于西安交大《校友之声》2011.3期, 略有删改.

上一篇:最后一页下一篇:难忘的岁月